Anmumu

【隆米】海龙侦探社 Case 3

Miyako:

长篇(每次都这么想但最后都变成中篇)脑洞进展不顺利,所以继续写海龙,这次有我最喜欢、但也是最抽风最ooc的情节。


一看标题就知道是回忆杀。改自第二卷第三话,电视剧第八集和小说原文差异还是挺大的。


 


Case 3 How I met my love


 


虽然如今的大侦探加隆俨然一副在家办公的样子,但作为一家正儿八经与国家机器合作的事务所,他的海龙侦探社还是有一个真真切切的注册地址的,而且不是虚拟地址,办公室位于首都最繁华、地价屡次刷新全国记录的皇后街,虽然只有十几二十个平方罢了。和双胞胎兄长一样,加隆也以近乎全满分的优异成绩考上了国内首屈一指的高等学府第一国立大学。这校名一听就知道是培养未来高级公职人员的摇篮,可惜生性率直的加隆并不稀罕这个让大部分人垂涎欲滴的金饭碗,才两年的功夫他就厌倦了学校里的那一套,于是退学创业,成立了一家侦探社——那是他从小的梦想,虽然事务所上到老板下到清洁工都是他一肩挑。他将办公室选在皇后街自然是为了体现自己的档次。不过,在他几年后对平步青云一路高升的撒加走到哪里都要跟着四个黑衣墨镜保镖的浮夸排场嗤之以鼻时,可能加隆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当年的事务所选址其实也是基于同样的心理,不愧是一个妈生的。当然了,高额的租金理所应当地耗尽了他所有的积蓄和投机所得,以至于他不得不忍痛搁置了买别墅豪车的计划。在经过了最初半年各种宠物失踪、外遇调查、抓公司内鬼等无聊案子后,加隆最终以破获了一起毫无头绪的巨额系列盗窃案而名声大噪,腰缠万贯的富豪带着高额的委托几乎挤爆了他的办公室,他从一个什么鸡毛蒜皮的小案件都接的新人侦探一跃成为了可以端起架子挑三拣四的大神探。没过多久他就受够了每天浪费时间去一次办公室,干脆把自己的工作手机号贴在了门上,待在家里就能联系业务,不过昂贵的租金还是照付不误的。没办法,加隆就是那种没钱也会任性的人,何况他现在有的是钱。


 


这是几年前发生的一件改变了加隆命运的事。


出租车尚未停稳,一个年轻的身影就拉开车门跳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皇后街最华丽的写字楼。从相貌上看,他处于一个勉强还能被叫做男孩的年龄,脸上的学生气尚未褪尽,却已经掩饰不了眼神中犀利和敏锐的光芒,这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有种奇特的成熟感。他匆忙扫了一眼楼层指示和电梯间的数字,立刻转身推开防火门奔向楼梯间,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他就出现在了3楼写有“海龙侦探社”的办公室门口。


需要补充的是,加隆的办公室门和别人有些不太一样,或者说,至少是整个3楼独一无二的,因为它是本层唯一的非原装统一玻璃门。把门换掉倒不是为了体现个性,毕竟这里空置已久,保洁阿姨一个月才来打扫一次,而是撒加恶作剧的结果。事务所创办之初加隆十分喜欢玩一款游戏,其中一个惩恶扬善实力强大威风凛凛气势十足的海龙是他的最爱,他不仅把它直接用在了自己的公司名里,还特意找了一位设计师以其为原型设计了颇具复古特色的海龙logo,制成了一块盾形的金属牌贴在玻璃门上。加隆对此感到十分满意,觉得每天开门的时候心情都好了不少。然而某一天,当他步履轻松地走出电梯时,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说不出话——他喜爱的logo旁边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碍眼的亚克力板,上面赫然是水族馆海龙的照片,混在杂草里分不清谁是谁,像是唯恐他认不出来一样,边上还写着一串小字:“这才是海龙。你没有常识吗,大侦探?”会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的全世界除了撒加找不出第二个人了。暴怒的加隆想要把它弄下来,却发现这块该死的塑料板用强力胶牢牢地粘在了门上,抠都抠不下来,无奈之下他不得不请人重新换了一块玻璃,并且回家后用菜刀刀背严正警告了撒加不许再家长意识过剩妨碍他创业。


当然,这位年轻的访客暂时还不需要知道这些,他只是受人之托来找加隆,而没开灯的办公室里显然没有他要找的人。他果断地拿出手机按下贴在门上的号码,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了接通的声音:“……不用向我解释原因,你的动机和我无关,我还有别的工作。喂,我是加隆。”


“你好,我叫米罗。莎拉·格拉汉姆小姐在第一国立大学活动中心遇袭受伤,她希望您能帮忙找到凶手。”因为刚刚跑了两层楼的缘故,米罗的呼吸还有些急促,不过思路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知道了,你叫米罗是吧?我现在就赶过来。”加隆挂断电话,稍显失望地叹了口气。几年前他曾接受过钟表鉴定专家格拉汉姆先生的委托抓出了骚扰他孙女的人,这位老者富有、博学、脾气好,加隆后来也经常请教他一些钟表方面的问题,所以一听到是他老人家的宝贝孙女出了事,即使再提不起兴致也得去。雪山白的宝马730Li拉风地开进了母校,不过加隆可没有闲情缅怀自己逝去的青春,他凭着脑内的地图准确无误地找到了活动中心,紧闭的大门前除了学校工作人员还站着一个学生,应该就是给他打电话的人,眼见车子驶来立即迎上前,不过在看到他的脸后反而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撒加?”


“我是加隆,他是我哥哥。”撒加在母校一个不明所以的社团担任挂名导师一事加隆有所耳闻,虽然不喜欢被人认错,但对不知者发火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何况他在几乎是习惯性地观察初次见面的米罗时,立刻就被那双透着机智的眼睛给吸引了,他直觉地感到他今天一定能给他带来惊喜。“格拉汉姆小姐呢?”


米罗推开大门:“送去治疗了,医院那边的人说她已经休息了。出事之后学校立即封锁了活动中心不准任何人进出——哦,除了我出来找了你一趟——所以犯人一定还在里面。”


“以后有事直接打我电话就行,办公室我很久不去了。”


“果然,你的金属牌子上都积灰了,起码三个星期没有清理过了。”米罗漫不经心地说道,细致的观察力让加隆微微一惊,随即在心里加了几分好感度,他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和其他历史悠久的教学楼不同,活动中心是几年前新建的,采用了和校园整体相当不符的现代设计,室内篮球馆、排球馆、舞蹈房、书店、超市、咖啡厅分布在两侧,正中间的大厅面积不大,但高度却贯穿了这座两层楼的建筑,顶部采用玻璃弧顶的设计,自然采光。夏季依然灼热的余晖斜斜地洒入,一个巨大的铁架翻倒在地,大理石的地面上残留着点点血迹。米罗示意加隆跟他去篮球馆,几十个学生不安地聚集在那里,周围散落着各种泡沫板、丝带、彩灯等装饰品。


“你们这是要办活动?”


“对,今天是校运会最后一天,晚上要在这里开庆祝派对,我们是各个学院选出来做帮手的。铁架用来挂活动背景布,为了安装时能看得清楚一些所以放在了大厅,打算最后再搬进球馆。”


“第一发现人是你吗?”


米罗点点头:“是我。因为大家都有些累了,我打算到超市去买些吃的,没想到刚走出球馆就看到莎拉学姐被铁架压在地上。”


“也就是说你并非是在事故发生后立即赶到的?那你怎么能确保出事后犯人没有逃跑?”


米罗耸了耸肩:“为了确保派对的神秘性我们把活动中心全部封锁了,而且保安也在第一时间调阅过监控录像了。”


一个破派对有什么好保持神秘的,加隆不屑地想到。


“其实我觉得很无聊,派对有必要这么神神秘秘吗?不过多亏了这一点,没让犯人有机会溜走,也算是帮了个忙。”米罗的语气带着些鄙视,“你笑什么?”


加隆抿着嘴摇摇头:“没什么,感觉英雄所见略同而已。还有别的发现吗?”


“她当时虽然疼得不行,但头脑还很清醒,我问她怎么样了,她说自己在大厅接电话,因为篮球馆里太吵了,然后铁架突然毫无征兆地倒了下来,她转头看到架子旁边站着一个不认识的女生,但是又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穿着宝蓝色的连衣裙,脖子里戴着绿色的宝石项链。我看到事故现场后立即叫离得最近的书店收银员来帮忙搬铁架,他也听到了,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向他确认,或者等几个小时向莎拉本人确认。”


学生们三三两两地窃窃私语,时不时偷偷打量加隆,猜测他的身份。在和收银员确认了米罗的证词,并嘱咐他暂时不要声张后,加隆思索了一下,决定先对外宣称意外事故,派对的布置工作在疑惑不安的气氛中继续进行,学校安排了几个保安在球馆和大厅巡逻,而所有身穿宝蓝色连衣裙的女生们则集中到了2楼的一间休息室。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么热的天,居然还能找到四个穿深色衣服的,这是今夏的流行色吗?”


“当然不是,这是我们学院拉拉队统一的服装。”一个大姐头样子的美女潇洒地斜靠在墙上,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反驳加隆,她叫凯伦,是莎拉的同班同学,在这次的表演中担任本学院的拉拉队队长,一颗精致的海蓝色托帕石吊坠在白皙的脖颈间闪闪发光。另外三名队员谨慎地坐在沙发上,她们是和米罗同级的亚梅莉雅和莫莉,以及小一级的克洛伊。她们也都戴着各种款式的项链:亚梅莉雅的祖母绿、克洛伊的红宝石、莫莉的紫水晶,让加隆有一种置身珠宝展览现场的错觉。为了防止犯人偷偷藏起项链,他隐瞒了宝石颜色这一重要信息,那么现在看起来最有嫌疑的毫无疑问是亚梅莉雅了。


见加隆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打转,亚梅莉雅不满地开口:“你难道怀疑我吗?我可没有害莎拉的理由!”米罗也凑到他旁边低声补充:“她们参加了同一个志愿者社团,相互都认识。”


“那你们两位呢?”


莫莉平静地回答:“我参加过她们社团举行的活动,亚梅莉雅介绍我们认识的,昨天我刚刚在图书馆遇到过莎拉,还问她借了去年的笔记。”


最后回答的是克洛伊:“我和她吃过一次饭,那天米罗也在,我们隔了两个年级,很少有机会见面,不过平时遇到都会打招呼。”


四个人和被害人都认识,让原本看似轻而易举的问题陷入了僵局。太阳下山时刺眼的光芒透过玻璃,照在正对窗户、沉浸在思考中的米罗身上,不知道是不是担心他会晒伤,克洛伊走到窗边轻轻拉上了窗帘。“谢谢。”米罗微笑着向她道谢,克洛伊只是腼腆地点了点头,然后坐回了沙发上。目睹了这一切的加隆忍不住吹了下口哨,然后无视米罗投来的白眼,勾着他的肩膀一起走出了休息室。


“你怎么看?”一关上门,加隆立即恢复了严肃,眼见第一轮的问询无果,他索性放弃了继续追问,转而把米罗当成了了解情况的捷径,虽然这么做有些不职业,但他就是觉得可以信赖这个才认识了一个多小时的年轻人,不仅是因为他聪明的脑袋。这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出于何种原因,连他自己都解释不清楚。


米罗当然不知道加隆复杂的心理活动,只是努力地试图从记忆中挖掘有用的信息:“同班的凯伦可以第一个排除;最符合衣着配饰条件的是亚梅莉雅,但她也可以排除;莫莉如果没有借笔记的事情或许还有些可疑,但现在也没有理由认为是她了。”显然,米罗的嫌疑人名单中只剩下了克洛伊一人。


“你认为是那个喜欢你的小姑娘?”加隆看着皱起眉头的米罗,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吃饭那次是我和莎拉先在餐厅偶遇,克洛伊下课后人一下子多了起来,我们这里正好有空座位,就招呼她坐过来了。”


“哦,原来她不是单相思啊?”


“我没有女朋友!侦探都像你这么爱管闲事么?”


加隆做了个抱歉的表情:“别生气,你继续说。”


米罗深吸了一口气:“我印象中她们只有这一次交集。所以,说莎拉不认识克洛伊也在情理之中,至于打招呼什么的,如果看到对方主动向自己问好,即使记不起是谁,总会出于礼貌而回应的。”


加隆十分欣赏地看着他:“有没有人赞扬过你的观察力和脑力?我看你很有当侦探的潜质。”


来自业内人士的赞誉让米罗七分谦虚三分得意地笑了:“你也这么认为?”


“也?”


他点点头:“有一次社团发言结束后撒加就这么说过,他还问我愿不愿意毕业后去他那里工作。不过每次问起他是什么职位时他总是给出模棱两可的回答,我觉得有些奇怪。他到底是做什么的?”


加隆故作沉重地按着米罗的肩膀,带着不知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规劝还是自己看上的人才居然被兄长捷足先登的嫉妒说道:“要是去了他手下,米罗,你这辈子可能就不会再知道自由的空气是什么味道的了。”


米罗不解地眨眨眼,他却无意进一步透露机密,而是回到了眼前的案子:“还有别的看法吗,对于那个克洛伊?”


“如果真的是她,那关于项链的描述又该怎么解释?我想过会不会是莎拉看错了,可大厅光线那么好,不至于连宝石折射的是红光还是绿光都判断不出吧?她又不是红绿色盲。”


“所以我们可以说,只要能证明克洛伊脖子上挂着的是绿色的宝石,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话是如此,但这有可能吗?她的那颗红宝石我们可都看的一清二楚,很美的深红色。”


加隆捏着下巴,并不太坚定地说道:“并不是没有可能,当然了,我也只是猜测,米罗,这个方法需要你帮忙。”他贴着米罗的耳朵低语了几句,“明白了吗?”


米罗将信将疑:“真的能行吗?”


“试试看吧,不然时间就来不及了。”


他点点头,然后拧开门把返回休息室,就在他打算站到刚才的位置时,身后的加隆突然伸脚绊倒了他。米罗踉跄了一下,“嘭”地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不过由于事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及时采取了一些保护动作,所以虽然听上去摔得不轻,但实际上并无大碍。尽管如此,逼真的演技还是出乎加隆的预料,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当场设一个海龙奖最佳男演员的头衔颁给他。


“米罗,你没事吧?”克洛伊第一个从沙发上站起来,在米罗身边蹲下检查伤情。就在这时,加隆快步走到窗边用力拉开窗帘,光线伴随着滚轮摩擦的刺耳声响重新照进房间,一时间晃得克洛伊睁不开眼,而当她好不容易重新适应了房间的亮度,却只看到米罗不解而又气愤地望着他:“真的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另外三人一头雾水,还是亚梅莉雅第一个发现了问题:“克洛伊的坠子!”夺目的红宝石不见了,吊坠在阳光下呈现出翠绿的光芒。


“果然,是亚历山大石,‘白昼里的祖母绿,黑夜里的红宝石’,在白炽灯下呈现红色,在阳光下则会透出绿光的变光性宝石。不过,能变得这么彻底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加隆叹了口气重新拉上窗帘,吊坠又变回了血一般的红色。


全身僵硬的克洛伊终于忍不住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了……真的对不起……”


 


事件解决了,故意推倒铁架砸伤他人的克洛伊被带去了警局。不过在寻找犯人的过程中做出诸多贡献的米罗并没有加隆预期中的欣喜,他没有回篮球馆继续帮忙,而是低落地坐在超市门口的台阶上看着地面发呆。加隆隐隐觉得这和未知的袭击原因有关,放在平时,他几乎不太会去主动关心犯人的动机是什么,那是法官和律师的工作,他所关心的只有“是谁”这个问题,可今天——套用克洛伊刚才的话就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忽然很想知道米罗闷闷不乐的原因,于是在他边上坐下:“怎么了?因为克洛伊是你的朋友,所以有些难过?”


米罗低下头,把脸埋在双臂间,就在加隆琢磨着该用什么方法让他打起精神时,他却突然开口:“克洛伊上星期向我表白,我拒绝了。”


加隆没有插嘴,只是静静地等他继续说下去。“莎拉是我刚入学时负责指导新生的,刚好我很喜欢她祖父写的钟表鉴定书,一来二去大家就很熟络了。克洛伊一定是误以为莎拉和我在一起,但根本不是,莎拉有男朋友,是他祖父的一个学生,我见到过。克洛伊是个好女孩,可是我对她没有那种特别的感觉。”他侧过头露出小半张脸看着加隆,“如果我没有拒绝她,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漂亮的蓝眼睛隔着垂落的刘海流露出迷茫,在橘色的夕阳下显得更加无助。“不行!”加隆大声脱口而出,才意识到自己不经大脑思考说了一句奇怪的话。米罗对他过激的反应也有些疑惑,他急忙辩解:“你如果不喜欢她却还欺骗她,那就更不对了,这可不是男人该有的行为!”


“那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我还以为你要给我上思想品德课了。”米罗被他的样子逗乐了,“你这个侦探真有意思,怎么像小孩子一样。”


“自己还是个小孩子有什么资格评论本神探。”加隆拿起手边刚买的冰可乐贴到米罗脸上,米罗躲避不及,被吓了一大跳,“你逃什么,请你的,今天的案子你有一大半的功劳。”


米罗不客气地拉开易拉罐:“小气鬼,一听可乐都好意思拿来报答人,看来当侦探没什么意思,还是跟着撒加有前途。”


“不行!”又是一句干脆果断的否定,米罗差点把饮料呛到气管里。加隆不安分地伸出手揉乱了那头浓密的卷发:“小子,很明显你对我的工作存在很深的误解,反正我看你对这个什么派对也没有什么兴趣,走,我带你去皇后街最高档的私人订制餐厅吃顿好的,顺便普及一下我的工作。说真的,今天遇到你之后我才发现有一个得力的助手是多么重要,你这么聪明跟着撒加干什么?你不知道他手下都是些什么人,可我知道,你的头脑用在那里实在太浪费了!快走,吃饭去,我已经饿了!”他边说边拉着米罗往他的宝马车走去,脸上忍不住扬起高兴的笑容。


至于一次次邀请米罗一起办案,在晴朗的夜里包下整个天文台在浩瀚的星空下表白,以及在米罗毕业典礼那天抢在撒加最后一次试图发出邀请前把人带走之类的,那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评论

热度(58)

  1. 一根野生的大鸭毛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Anmumu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曾有你的天气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cccelianchan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