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mumu

【古风撒米HE】九哥 4 by 某蓝

青冥:

“我分明派了沙加陪你去迎亲,他却去了穆那边帮忙,卡妙和艾欧里亚又偷偷去了天南国。你们自己都安排好了,难怪外人都说我这个皇上,当得分外省心省事。”撒加端起茶杯浅尝一口,语气淡淡的。
“只有沙加熟悉嘉里高原,穆又是大病初愈,是我要他去穆那边的。卡妙和艾欧里亚也是我撺掇的,那时我满心怨气,无处消解,想找他们做个伴。”米罗说的是实话,因而语气低沉,头也低了下去。
撒加自然不好再追究,他轻哼一声道:“好好,那还是我的错,是吧?”
米罗道:“这都不要提,弗莱娅能好起来,我想明白许多事。”
撒加放下茶杯,坐正。
“撒加,我以前,总在想什么时候,我们能离开圣城,像老师说的,去一个清净平和的地方,一帮兄弟平安和乐地消遣岁月。”
这谁不想呢?
入了黄金府的人,世世代代恐怕都想的。
撒加笑笑,等下文。
米罗从小爱深究,撒加常常假装什么都不懂地听他长篇大论洋洋洒洒的说,当做趣事。
“走了这一趟,我彻底醒了。以前你说宣圣国已然岌岌可危,我感受不深。这次沿南线走了这一路,在天南国期间,我和卡妙、小艾三人借着寻药之名,在天南国民间四处探访,还偷越边界去冥西边陲看了看,才深感危机四伏。”
撒加动容道:“这么说,你也赞同我下狠手动真格整治?”
“我对朝政之事没兴趣,但我得做件事。”米罗站起来走到桌前道:“给我一个监察圣使的名头,那些贪官污吏实在是看不下去!”
撒加眼睛一亮,也站起身道:“你当真愿意?”
米罗道:“你封了这么多王,随随便便用了些福寿安康顺惠德平睿的名号,我们不服了好久。黄金府干什么来的?吃闲饭享清福的么?你问我愿不愿意,是何用意?”
撒加见他说得认真,心道这人娶了王妃出息了么,处处逼问昔日大哥今朝皇上,有恃无恐到了极点。
谁要他是被自己宠着长大的呢?
他不说话,直直看着米罗,目光复杂。
直看得米罗一腔热血渐渐平复,压了又压的柔情缓慢复苏,漫过心底。
“撒加,我......不会再和你闹。你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我会尽全力辅佐你......我们都是。老师曾说,你什么都好,就是心太大,想得太多。可你这份心就算是自私狂妄,也还是想着能让宣圣更好。”
米罗还以为这话说得多懂事大气,撒加却道:“你到此时才想通,不算早。”
“你!要这么说,我还有想不通的。希露达要我娶弗莱娅,你知道满朝文武是怎么议论的吗?冲喜!我早说不留在圣城,你非不准我走。怎么突然又不问我就下道圣旨指婚?你还真拿自己当皇上!”
看他终于发泄出来,撒加松口气道:“我多少次想解释,你不是不屑听么?希露达跪地求我救她妹妹,若不立刻提出和亲,弗莱娅极可能会被她父王当做疫源处死,即使留她一条命,无人敢靠近她,拖几天也是死。你知道她拿什么同我交换么?一旦她父王驾崩,我助她回国争夺女王之位,她将与我签下盟约,两国长修友好,互不进犯。可我能把弗莱娅这样的烫手山芋推给谁去?你说,你说!”
米罗一窒,又听撒加道:“除了你,他们任何一个,我都不敢对不起。”
这声音骤然低沉,满是无奈与痛楚。
“我年轻气盛时,想过为了帝位,谁挡我都得灭。可艾俄罗斯那一让,我已然醒了大半。我心是大,这条道走下去会如何,真说不清。这个皇帝不好当,我也没有做的多得意多称心。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撒加决定的事,不会后悔。我当年登基头等大事,就是把黄金府众兄弟悉数封王,宣圣上下质疑声一片,你可记得?对,我就是要培植我撒加的亲信一手遮天!我不用忠烈武勇这些封号,只因我自欺欺人地想,我的这些兄弟跟着我,不要东征西战喋血沙场......”
“撒加,我懂。”米罗也知道自己不中用,听不得撒加这样剖白。有几个人能看得到大权在握的背后,这样强悍自负的男人那从未停止的矛盾挣扎。
得到的多,背负得更多。
“就是因为你懂,我才格外心疼。”撒加压抑良久的愧疚如潮水袭来,他也不管米罗刚说过不要太亲近,搂住眼前人深深吻住。
炽热激烈的吻既缠绵又粗暴,米罗没有抗拒,他总是身不由己地退让成全着他倾心相爱的这人。
何止格外心疼,也格外心狠不是么?
但他就是能品出那丝丝甜蜜,那只有他们两人能体会的无关对错,不离不弃。


多可笑啊,冠冕堂皇的宣圣王宫,贵为皇后和王妃的天南国公主们空挂着名头,一个为了夺回皇权抛下爱人远嫁异国,一个为了报恩默然认下夫君为义兄......米罗脑中一片迷乱,而撒加已然无法满足于唇齿纠缠,开始撕扯他的外袍。


宣圣,天南,希露达,弗莱娅......起了杀意的撒加即将开始整肃朝纲,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撒加温暖干燥的手掌抚*上米罗那精壮俊挺的躯*体,满是柔情而不容抗拒地一分分攻城掳地。
熟悉的快'感蔓延开来,米罗心中杂念渐渐飘远,那许多纷繁杂乱的事情与眼前这人实在比不得。
他闭上眼睛,轻轻唤了声:“撒加......”,伸手攀住撒加的脖颈,凑近那线条完美的锁骨,咬下去。
“嘶”撒加吃痛,加重指间力道,口中轻声逗弄:“还有力气咬我,别不承认这半年你也憋得辛苦......你啊,还是梦里更乖更软更让人疼......”
米罗心说梦里再乖再软有个屁用,你在我梦里可比此时的我更风情万种……却唯恐漏出呻“吟,只粗*喘,不出声。
撒加就爱看他这个样子,兴致瞬间被推到无法按捺的地步,热血上头,开始冲撞。
什么梦里不梦里,朝政不朝政,别扭不别扭的......这一刻通通被二人抛到九霄云外,只余长夜春*宵,抵死缠绵。



评论

热度(60)

  1. Deliris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2. Anmumu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3. 霜月遥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4. 星驰天下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