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mumu

替嫁新娘(6)

网上闲人:

当他再度醒来时,已是三天过后。他仍然躺在自己的床上,全身都缠着纱布。他的狼朋友不见踪影,那个 男人的尸体也不见了,塞维涅侯爵满脸愧疚地站在他面前。 


他听到他向他道歉,说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这样的 。他说还好他刚巧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来到了这里,及时地找来医生处理了米罗的伤情。他说他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他会再找一个可靠的人来做米罗的老师。 


米罗不想理他,自这件事后他已对陌生人产生了极不信任感。对他而言,侯爵也是陌生人。以前那场夺去莫瑞夫人生命的火灾的疑点再度涌上心头,他本来就觉得那场火灾来得奇怪,且不说莫瑞夫人一向谨慎,总是细心地熄灭了所有的火烛才睡觉,而且在那样一个潮湿的季节里,要燃起那样一场毁灭一切的大火几乎是不可能的,更可疑的是当时空气中还迷漫着刺鼻的松油的气味。是有人故意纵火已确信无疑,只是他找不到证据来证明。现在他差一点被强暴甚至被杀死的事让他更加深信有人一心不想让他活在这个世上,如果火烧不死他就让人来残害他。 


“侯爵,告诉我……谁想让我死……” 


米罗冷冷地注视着伯爵,艰难地开口问道。此时他的表情凝重得象一个成熟的二十几岁的青年,尽管此时离他的八岁生日还有一个多月。 


“不!没人…没人想你死。” 


侯爵的神情惊惶起来,米罗那双似能看透一切的眼眸让他不安,也让他无法说谎。 


犹豫了好一会儿,他喃喃道:“我是不喜欢你,因为,因为你对我来说是个累赘。可我不会杀了你,毕竟我答应过一个人,不管怎样都要让你活下去。想杀你的人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她误会你是我的私生子,是疯狂的嫉妒和报复让她收买人做下了这些事的。” 


“那人……是你的……夫人吧……”米罗疲惫地闭了闭眼。 


“是。”侯爵连忙又加上一句,“我事先并不知情。” 


真的不知情?米罗心中冷冷一笑,但他明白自己现在该装糊涂。 


侯爵继续说道:“你不用担心,她再也不会对你不利了,因为我已经把她关起来了。她,已经疯了。” 


“我……是谁……蔷薇……是什么……意思……” 


侯爵闻言惊愕地大张口,似乎对米罗问出这样的问题而深感不安,他支吾了一阵说道:“这个我不能说,你也最好不要知道这些事,那对你并不见得是好事。” 


“那么……你告诉我……你跟我……有关系吗……” 


“有一点,但我不是你的父亲。” 


“很好……”米罗闭上了眼睛。 


确定侯爵不是他的父亲让米罗大松了口气,因为他发觉自己对侯爵有着难以释怀的痛恨。虽然是他夫人作了恶,但他未尝不是默许了这一切的发生。只是他的心还没狠到泯灭了全部的良心,所以他才会在事件发生后又后悔,急着赶来营救米罗。这样的人,米罗无法尊重他信任他,更无法原谅他,莫瑞夫人惨死的一幕始终萦绕在米罗的心头。他只能暗自期望侯爵不要让新的悲剧发生。 


侯爵等了半响,见米罗始终没吭声,正打算出去,米罗再次睁开了眼。 


“等我好了……给我……请一个合格的……老师……” 


米罗觉得自己的命还真是贱,只过了两个月,他就完全恢复了,而且竟然奇迹般的没留下任何残疾。这期间,那只忠实的狼——“银眼”经常来陪伴他,给他前所未有的慰藉。这使他深深体会到动物比人更值得信任。 


冬月里,米罗有了一个新老师,是个胡子花白的小老头,衣着邋遢举止滑稽。 


开始米罗只是抱着极深的戒心默默地跟他学习。因为有了先前惨痛的遭遇,他习惯让“银眼”在有陌生人时陪伴他。于是,上课的时候,“银眼”就蹲在米罗身旁全神关注地紧盯老师不放。 


本来被“银眼”那样有着野性凶狠眼神的狼紧盯着是一件很不舒服甚至是恐惧的事,没想到这个小老头却不但不在意,甚至还很愉快。他时常笑眯眯地跟“银眼”打招呼,有时还象对待一只家犬一样伸手去摸它的头。当“银眼”在他抚摸它的时候扭头咬他或是抓他时,他总能很迅捷巧妙地躲闪开。如果“银眼”因此被激怒而冲上去扑咬他,他也象开玩笑似的随手一记手刀斩在“银眼”的额头上,让它一时半会儿头脑发昏不能动弹。这让米罗大吃一惊,他深信,如果这位老师想要杀死他和“银眼”,那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这人会对我不利吗?米罗紧张起来。他集中精神运用他敏锐的第六感探查这个非同寻常的小老头。还好,他的第六感没有发出任何危险的信号。 


不久他发现这个古怪的老头是个有着真才实学的的人,完全不同于前一个那样只会夸夸其谈。他给米罗制订了严格的学习计划,不光学法语、英语、拉丁语、希腊语,也学数学、地理、史学、法学,对米罗极感兴趣的天文学、植物学、药物学、医学,他也如数家珍一样娓娓道来。那间废弃的图书室里有限的书籍已完全不够用了,于是米罗所学的教材大部分是由老师手写出来的。他渊博的知识让米罗为之倾倒,他全身心地投入了令他迷醉的知识的海洋。 


这位老师不仅教他知识也教他徒手搏击术和剑术。徒手搏击术在他戏弄“银眼”时米罗已见识过了,但当他施展快如闪电、狠辣凌厉的剑术时,米罗完全陶醉了。他没想到这个瘦瘦的小老头还有这么出神入化的剑术,他为自己遇上了这么好的老师而欣喜不已。 


老师对他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要让侯爵发现他所学到的知识有多丰富。 


“侯爵那人,如果知道你有这么聪明会不安的。我当初就是因为被他认为太笨才被选中做你的老师。”老师呵呵地笑道:“装个笨蛋对你的安全很有利喔!” 


米罗会意地一笑。 


“那么老师,你为什么会愿意来这里教我读书呢?”这一直是米罗心中的疑问。 


“哎,我只能说是机缘巧合。说来惭愧啊,你的老师我虽然是英明神武天纵奇才,但对高明的盗贼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么说吧,有一天,我正快活地在一个小镇上逛集市,一不小心被小偷偷去了身上的钱袋。没有了钱我就只有饿肚子,我又不愿意去偷别人的,所以我就到小镇附近塞维涅侯爵的城堡里去蹭饭吃。侯爵顺口问了我一句,‘你识字吗?’我说识得几个,他就让我到这里来了,说如果肯做你的老师,我就不用为吃饭发愁了。” 


米罗本来就认为侯爵不会认真给他找老师,没想到他找老师的方式这么轻率随便。可想而知,前一个大概也是这么找来的。米罗心中暗暗苦笑,自己这次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听到可以不用为吃饭发愁我就来了兴致,反正我也是个四处漂迫居无定所的人,能有个地方暂时安定一下也挺不错的。”老师继续兴致勃勃地说,“而且我很好奇,伯爵让我教的是怎样一个孩子。至少以我当时表现给他看的模样来看,他肯定认为我是个傻乎乎的小老头,让这样的我教的孩子不是太笨就是太聪明。还好,你符合我的猜想,是个聪明绝顶的孩子,教你这样的孩子让我精神焕发!” 


“老师这么聪明,又见多识广,一定能帮我解开我的身世之迷吧。” 


米罗趁机又提出了他一直想请老师帮助解答的疑问。以前他也提过几次,老师总是装耳背不肯回答。 


“不是我不肯帮你,”老师苦恼地搔了搔头,“而是有些上层社会的秘密不是象我这样的人能知道的。根据你所说的,我能猜出它的大概,但无法给你一个准确答案。而且我认为侯爵说得对,虽然我一向不认同他,但这件事上他做得对。你的身世之迷你最好不要知道,至少现在不要知道,你还太小,无法承受那个秘密背后所带来的沉重负担。我不想你沦为别人利用的对象,甚至成为牺牲品,我希望你能象普通人一样快乐地过完这一生。” 


老师的诚挚让米罗感动,此后他再也没向老师提过那个问题了。 


除了教米罗知识和剑术,老师也教米罗世事人情。他经常偷偷带着米罗穿过森林到附近的城镇去见世面,让他对外面的世界有深刻的认识。他教米罗识别各种各样的人,让他通过自己的眼睛去观察感知。 


“虽然我不主张你去探寻身世之迷,但难保有别有用心的人会主动找上你,所以你必须学会识别他们的意图,这对你的安全很重要。你有超乎常人的敏锐的第六感,学这个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嗯,我所教你的诡诈之术也是很有利的护身武器。记住最重要的一点,不管发生什么事,你的脸上都要保持微笑。用微笑去征服人,用微笑去迷惑人。” 


说到最后,老师叹了口气,“哎,把你这么纯洁的孩子教得这么坏真是为人之师的罪过啊!” 


老师说这话时的表情一点也没有愧疚之意,反而有些自鸣得意。 


时光流逝,转眼间米罗已跟从老师学习了六年。 


一天上午,吃过早饭后,老师告诉米罗:“我得走了,孩子。我所能教你的你全都学会了,我也该继续去过我的游历生活。我一直想去神秘的东方看看,或许在那里也能遇上象你这么可爱的学生也说不定。呵呵,我是不是当老师当上瘾了?” 


“老师,让我跟您一起去吧。” 


“哎呀,那不行!” 


“怎么不行?难道您不喜欢我跟你作伴?” 


“说实话,孩子,我是想去找一个能欣赏我才智的女士。如果你跟了去,那些女士们只会盯着你看,我就更没戏唱了。拜托,为了你的老师我后半辈子的幸福,你就不要跟着去了好吗?” 


米罗被老师哀求的表情给逗乐了,“好吧,老师,如果娶了师母一定要告诉我!” 


“一定一定!我说米罗啊,我所教你的知识对你来说还是不够的,你应该离开这里去更广阔的世界里学习。巴黎、伦敦、罗马、慕尼黑的大博物馆、图书馆你都应该去看看,那里才是知识的海洋。” 


“谢谢老师的教导,我一定会去的。” 



评论

热度(82)

  1. JasmineFa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artscoo海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artscoo海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cccelianchan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Anmumu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李凯馨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7. 月光宝石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8. artscoo海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