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mumu

【维勇】住在隔壁的牙医先生 02 (ABO/牙医维X高中生勇)

糯米桂花:

牙科医生维克托(?)X高中生勇利(17)

一个可能不那么简单的青春物语【哈?】

OOC/私设大量出没

傻白甜文笔扑街

ABO设定瞎来的

可能会有轻微黑化注意

可能有尤里单箭头注意


前回:01

----------------------------

02


勇利不记得那天到底是怎么回家的。

他只记得牙医先生执意要送他回去,明明就几步路的距离也不放心,好像自己真的是他诊室里那个没长大的小孩一样。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跑进了家门,身后还能听到牙医先生用好听的声音嘱咐他慢点走。

“啊啊啊,我一定在他眼里就是个小毛孩子啊!”勇利抱着自己的枕头,在床上不安的翻滚。

太逊了,勇利想,明天无论如何也要问到牙医先生的名字。

尤里同学姓什么?哦对了好像是普利赛提?那牙医先生就是普利赛提先生咯?外国人都不在门口挂名牌,不过普利赛提先生在医院应该会带名牌的吧?那明天要好好看一眼,不管怎么样都要先把名字记住……对了牙医先生和尤里同学是什么关系呢?兄弟么?总不见得是父子吧……不不不牙医先生那么年轻一定是兄弟!可如果牙医先生真的已经结婚了怎么办啊……

 

就在勇利不断脑补隔壁邻居家情况的时候,胜生家的另外三个大人也展开了一场严肃的会谈。

“之前那间小的浴池要用起来了,如果有Alpha还是要注意些的好。”胜生家的大姐真利率先开口道。今天她正好碰到出来遛狗的尤里,刚度过性别分化期的少年身上是霸道的信息素味道,让她觉得有些不安。

宽子妈妈赞同的点点头,“是呢,虽然镇上的Omega只有我和勇利两个人,但和Alpha一起泡澡,很多老顾客可能都不能接受吧……即便现在镇上只剩我们一家温泉旅馆了,该做的还是要做好。”

“那两个孩子都是Alpha吧,大的那个虽然很低调,但气势真是惊人啊。今天上午来送荞麦面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呢。”利也爸爸推了推眼镜,他虽然年纪大了,但年轻时候也算遇到了不少

期待了那么久的新邻居居然是Alpha,也不知道会给他们这个小镇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但胜生家更担心的是他们的宝贝儿子,这个镇上唯一一个没有被标记的未成年Omega。

大姐又道:“勇利没几个月就要18岁了吧,这时候来了这种事情,真是……”

胜生家沉默了,在他们漫长的家庭计划里,这还是一个尚未列入讨论范围的议题。

最后还是爸爸利也拍板道:“先观察!不行我们就带勇利去做个简单的手术。左右他还没成年,到时候该怎么办,就依他自己选。”

宽子摇了摇头,“做手术啊……真是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想走这一步呢……”

 

大概是前一天聊得太晚了,宽子难得没有给勇利准备便当,只是在出门前颇为抱歉的在勇利口袋里塞了些零钱,嘱咐他中午买些好吃的,多吃一点。

勇利从上高中以后食量就变大了不少,从小他就容易胖,现在更是稍有不注意小肚子就会突出来。不过他胖的快,瘦的也快,刚上高中的时候还有点介意,夏天的时候还会减减肥,但秋冬也就放任自由了。

10月的天,稍微有些降温,但总体是舒适的干爽,勇利摸摸自己还算平坦的肚子,觉得最近稍微多吃点问题也不大。

 

就在勇利和西郡热烈的讨论中午吃什么的时候,那阵熟悉的压力又来了。

“……给。”尤里拉着张脸,把一个纸袋丢到勇利桌上,“昨天,抱歉了。”

勇利先是楞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我知道尤里同学不是故意的,没关系。”

尤里哼了一声,转头就走了,从勇利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对方微红的耳尖。

纸包里是一些奇特的面包,还带着温热,大概是被尤里放在了保温袋里。

勇利向西郡展示了一下纸袋,笑着说:“你看,我就说他是个好人吧?”

“行行行,你觉得是好人就行!”西郡豪拿起了桌上的硬币,“所以我尊贵的朋友,中午想喝什么?我去买!你的面包分我一点就成!”


十月的长谷津是淡金色的,太阳落山的时间就早了起来,下午三四点是最美的时候。

勇利走得有些急,他本来想表现的更淡定一点,可他内心那个名叫“想见牙医先生”的小精灵早就打败了所有对手,牢牢掌握了勇利身体的控制权。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晚上和大半个白天,勇利现在有好多话想问他。

 

下午这个点的医院明显比昨天稍微热闹点,这个热闹程度也仅限于有那么几个来开药的老人家而已。

全日本的乡下地方都是这样,大部分都是住了一辈子的老人,一些不想去城里中年人,和一群生下来就在这里,但大部分早晚要离开的年轻人。

医院里也是老人为多,但他们更习惯早上来,下午来医院的都是些还在干活的老人们,医生也大多就是开开药而已。

勇利其实一直很好奇,为什么美奈子老师在离开了长谷津那么多年以后选择了回来。

当然他更好奇的是牙医先生。

想到这里,勇利的脚步不禁更快了一点。

 

“请您稍等,维克托医生马上就来。”今天牙科的护士小姐还没下班,勇利总算是按流程挂了号,排了队。

如果说外面的门诊大楼还有些人烟,牙科门诊在这个点就几乎没人了。楼道上一如昨天般安静,也没有什么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很快走廊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勇利下意识的觉得那就是他等的牙医先生。

 

“抱歉勇利,稍微被叫去了一会儿。”维克托从走廊的另一边赶来,脚步有些急。他没带口罩和帽子,只是简单的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和昨天的样子看起来完全不同,完全满足了勇利对“医生”的所有幻想。他得自己脑子里那个花痴小人又跳了出来,捧着心口疯狂尖叫。

不过维克托没注意到勇利复杂的内心活动,他只是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就进诊室了,顺便嘱咐勇利可以先漱个口准备一下,徒留勇利一个人继续内心呐喊。

 

如果说前一秒戴着眼镜温和的医生满足了勇利的所有幻想,那牙钻响起的一刻还是打破了所有旖旎的氛围。勇利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往旁边缩,这种钻声太反人类了,他觉得自己不疼的牙齿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没事的,一个小蛀斑,很快就好了。”戴着口罩的维克托声音又闷了下来,这一刻冲进勇利脑海的不再是昨天那个泛着光的男神,而是各路变态医疗恐怖片的场景。

最要命的是牙医先生的眼镜还反光,真是太可怕了。

 

维克托看到勇利一脸害怕但逼着自己不害怕的样子,又觉得可爱了起来。

作为一个长期掩盖自己真实想法的人,能发自内心的觉得一个人“可爱”,还是两次,已经实属难得。

他暂时关掉了牙钻的电源,把勇利的眼镜拿了下来,“我先帮你把眼镜拿掉,你可以把眼睛闭起来,不用害怕,很快就好了。”

治疗椅上的小男孩听话的点点头,又露出了兔子一样的神情。

 

医生是个很好的职业,他们能在短时间内充分掌握一个人的信任,不管是主动还是被迫。维克托很少利用这种心理优势,毕竟他只是个平凡而普通的beta医生。

但这次,他想用这个优势,为自己满足一点点私心。

 

“勇利,放松,相信我。”这是他医生生涯的第一个心理暗示,伴随着非常微量的信息素,“快结束了,还记得我说过很快的么?我一直说到做到的。”

磨牙的部分已经结束了,树脂填充完,现在是加热稳固填充材料的步骤。护士已经去拿一下稍后要用的擦片,维克托刚刚忘了带进来。

信息素的味道轻轻的略过小Omega的鼻腔,然后从诊室的窗口消失了。勇利只觉得昨天那股好闻的味道又浓了一些,不自觉中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原本警备着的兔毛也跟着软了。

“好孩子。”维克托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等等结束了我送你回家。”

 

治疗很快就结束了,牙医先生简单的收拾了下诊室,就示意勇利可以走了。

医院的走廊上早已空无一人,只有一点点阳光还安静的流动着。


走在回家路上的勇利有些懊悔,他还是没看清牙医先生的名字。但这不能怪他,毕竟牙医先生的铭牌上那一长串的英文字实在太小了,后来治疗的时候他的眼镜还被摘走了,想要看清那些小字就更加不可能。

结果现在,他连怎么开口都不知道。

 

可牙医先生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他看出了勇利的窘迫,就主动挑起话头来。

“勇利和我们家尤里是同学么?你们好像认识的样子。”维克托没有开车,走路的步速也不快。准确的说他到了长谷津后并没有想要自己开车的打算。这是一个座安静且并不大的小镇,所有地方用走着看更有味道。

“恩,和尤里是同班同学,他昨天才转来的。”

“那勇利也是15岁?”

“诶?我已经17了……”

“啊,忘了尤里小时候跳过级呢。别看尤里看上去好像脾气不太好,但脑子可是很好用的呢。”维克托像是在表扬自家小孩一样,语气里充满了家长们那种有些骄傲有没有恶意的小炫耀。

勇利昨天那种奇思妙想的脑洞又钻了出来,他还是好奇维克托和尤里的关系。但他不好意思问,只能拐弯抹角的提示到:“牙医先生……也姓普利赛提么?那我能叫你普利赛提先生么?”

牙医先生闻言朗声笑了,他摇了摇头,“叫我维克托就好,我可不是什么普利赛提先生哦~”

“诶?您不是尤里同学的家人么?”

“不全是,我只是个临时监护人而已。”维克托满怀笑意的看着眼前的小少年,大大的眼睛里全是天真和透明的情绪,伴着温柔的夕阳和和煦的风,让他这个在异乡的外国人突然有点明白了什么是日本式美人。

 

“勇利家是开温泉的么?我昨天去的时候看到门口的广告牌了呢。”

“是,是的!维克托先生想来看看么?”

“当然~我非常喜欢日本人的泡澡方式。”

“那,那有空就可以来!我们家温泉晚上营业到凌晨1点呢!”

“哇哦!Amazing!”

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还在继续着,直到维克托把人送到了家门口,勇利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些什么。

“好了,到家了,勇利记得下周来洗牙哦!我到时候也会发消息提醒你的。”在刚刚回来的路上,某人已经顺利的拿到了小少年的联系方式以及所有社交网络账号,并很顺手的全都关注了。

“恩!会记得的!维克托先生再见!”勇利的脸还红扑扑的,上面满是少年人遮不住的兴奋和喜悦。

维克托挥了挥手就走了,好似全然没注意到身后少年热切的注视一般,只在他那双海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颇有深意的光。

 

老练的猎人已经瞄准了目标,他的心里已经布好了一张巨大的网,而他可爱的猎物却对此一无所知。


TBC

-----------------------

小剧场:

披着羊皮的大狼维克托:小可爱,你好呀~

小羊勇利:啊,好英俊的大羊啊>/////<~【星星眼】

-----------------------

一个过渡章,下面会往又黑又甜的方向发展><

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的伙伴们,记得留言啊【老鸨式挥手绢】

评论

热度(468)